黔東南州權威媒體門戶網站

 

首頁 新聞 政務 圖客 視頻 文化旅游 黔東南故事 數字報

古老的無字“告示” ——苗族草標

發布時間: 2019-06-24   作者: 劉三隆   來源: 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: 王槐雪

  黔東南新聞網訊 小時候,行走在村頭路尾、山間地旁,常常在一些顯眼的東西或位置上,會看到用草扎成形如“9”字的一個活套,“9”形活套或放在一塊石頭、一堆柴草,或插在一片野草、一塊荒地,或掛在一根干枯的樹木……

  這個“9”形活套叫草標,苗語叫“遒較”或“遒蛟”、“遒梭”,通常用芭茅草打結而成,也有用黃茅草或稻草等制成。在古近代漢、苗、侗、瑤等各民族都使用草標,但不同的民族其功能作用與意義不同。

  在黔東南的苗侗等少數民族的草標意義大同小異,但苗族草標的功能更為廣泛,更權威,在古近代具備了相當于當地法律法規或告示的功能。在法制尚未普及到農村前,草標作為苗族人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標記,其功能十分豐富,最常用的意思是“物已有主”,他人不得亂動。比如:在野地里凡屬無主之物,誰先插上草標,就歸誰所有,其他人不得占用。

  苗族草標具有一定的禁令或告示功能,相當于一則無文字的告示文書,只有苗族人或者當地人才知道其告示的內容。草標放在不同的位置和不同的環境,其代表的含義與功能也不同。如在岔路口的草標,表示此路已有人前行,你可以放心地走;在山神廟前丟一個草標,表示對山神土地的敬意,并有祈求山神土地保佑自己一路平安之意;在幽深的峽谷中,草標提示的是此地有蛇、鬼、神等怪物出沒,環境惡劣,出行要當心謹慎;在樹枝上的草標,表明此樹不準砍伐,或表示此地為封山地段;在進入莊稼地路口的草標,說明莊稼尚未收獲,表示此物有主,不要進入破壞;在田邊放水口挽有草標,表示正蓄田水,不要堵塞,不要輕易動它等等。

  苗族草標所標的期限,沒有固定之規,主要看所標記的事物的性質和用途而定。在一片野草插上了草標,但三五天或半把個月還不去收割,那別人就可以割走。因為草是不斷生長的,長老了就不好了。對于石頭、荒地之類的,別人會根據放草標人的需求來判斷草標失效的時間。如果有人在石頭上放草標,此人要用石頭砌保坎或修路,當路或保坎都修好后,很長一段時間仍然沒有使用所標記的石頭,那草標就自然失效。如果在一棵小樹上打了一個草標,這棵小樹就只有主人(打草標的人)才有管理權和砍伐權,這個草標就起到了長期的作用。

  苗族草標,具有禁令提示、通行安全提示以及鎮邪驅魔等諸多告示功能。

  其一表示嚴禁入內或者禁止通行。在家門前插上草標,表示陌生人或外人不得進入,也不得在外大聲喧嘩或叫喚屋里的人。屋里的人不能與外面的人講話,而且這家人中的某一個人,在一天之內不得出門,也不許與門外的任何人說話。這在當地叫作“忌腳”。按照當地習俗,如果不遵守這個“忌腳”規則的話,否則會給當事人帶來災難。如果外人,特別是女人要闖進屋去的話,輕的要受到主人的責怪,重的要受到打罵等處罰。

  其二表示物已有主,他人不能隨意侵占或者破壞。在山間,或一堆柴草,一片荒地,一塊石頭等等,上面一旦放有草標,那就說明已經有人占有了,或者是一堆柴草無法一次性拿回家,或者是一片荒地還沒能及時種上農作物等等。其他人看到了草標就會遵守規則,不會去動已經被他人標記了的東西。如果在一塊沒有任何農作物的水田里插有草標,則表示,這塊田主人放養有魚,鴨子等食魚動物不得進入該田。如果放鴨人不小心讓鴨群進入,那是一定要向主人賠償的。如果田里雖然養有魚,但主人不插草標,這樣鴨群進入,放鴨人則可以不負任何責任。

  其三表示祭拜或者鎮邪驅魔。苗族人信仰神靈,認為草標有祭拜和鎮邪驅魔的作用。在入山下河前如果遇到山神廟或土地公時往往要投一個草標,表示對山神土地的敬意,祈求山神土地保佑平安無事。有些人家把草標與撈魚蝦的網兜(三穗苗語叫“蝦”或“庫”)一起,放在自家大門框上,希望起著鎮邪驅魔的作用。一般用芭茅草制成,因為苗族人把芭茅草視為刀劍的象征。

  苗族人認為萬物皆有靈。如果人們出遠門,在野外不能隨便喝水,若在野外的水井或小泉里飲水,則要在水井里或小泉里放一個草標,一是表示已經向井水的“主人”留下了買水的“錢”財;二是表示對自然水井與野外山神的祭拜。若是天上出現彩虹的時候到野外飲水則更加注意安全,必須在飲水處放一個草標,這時的草標是起到鎮邪驅魔之作用。苗族人認為野外的泉水屬于井神所有,人不能隨便使用,必須拿“錢”買,否則就會受到神靈的懲罰。

  ……

  凡此種種,簡單的苗族草標在古近代,有著十分厚重的文化內涵。這種標記形式是苗族遠古時代從部落到自然村寨領地標記的遺風,好比現代通用告示文書。在古代,這種草標就相當于現代的地方法規或者地區與地區之間的“界碑”。這種草標的功能彰顯了苗族古近代社會強烈的“法制意識”。在普法工作沒有開展之前,整個苗族社會雖然沒有文字,也沒有成文的法律條文,但通過長期以來以草標形式“告示”或約束的這種“習慣成法”,是一種古老社會“法制”意識的表現形式,并得到整個苗族社會的自覺遵守。

  苗族草標的使用形式,即體現了苗族人對“法”的尊重與敬畏,又體現了苗族人早期超前的文明意識形態。


莱特币官网是哪个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快乐10分助手 极速时时是私人的 幸运赛车计划 福彩三地走势图综合版中彩网 云南决十分开奖令 新疆时时彩走势直播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百度x 广东时时11选5 快乐十分任三软件杀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