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字報

 

投稿電話:0855-8237691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返回首頁 社會新聞 人文風情 主題策劃 視覺故事 隨手隨拍 自然風光
更多圖組

已到第一張圖片了。

重新播放

其他圖組

已到最后一張圖片了。

重新播放

苗族歌王蝶當久——把愛情唱進歌里

發布時間:2019-05-21  作者: 楊 玲   來源:黔東南新聞網 編輯:吳敏

  “山花靜悄悄的開,真情感動云天外,如水姑娘靜靜地等待,戀歌就是當年的對白……”有人說愛情是滄海,有人說愛情是桑田,心中的他或許來過你的世界,或許路過你的身邊,如風一般拂過你的臉,如針一般刺過你的心……如果文字不足以描述愛情,那么就把它唱進歌里。

  “苗族歌王”蝶當久,便是那個唱歌的人。

  蝶當久出生在臺江縣一個叫展福的村子,原名潘興周,蝶當久是他的苗族名字 。蝶,是黔東南州苗族地區男孩子的統稱,如同女孩子,前面都有一個“阿”字開頭一樣,“當”是苗族名字簡稱,“久”是他爸爸的名字,按照當地習俗,父子連名,以便于孩子延續記住祖祖輩輩的名字。

  他憑借寬廣的音域,被稱為苗族中的“維塔斯”,苗族情歌信手拈來。

  聽著苗歌長大 父母都是歌師

  一個選擇,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。在縣城讀高中時,一次偶然的機會,蝶當久從電視里看見beyond樂隊的現場演出,受偶像黃家駒影響,他利用暑假打工的錢買了自己的第一把吉他。摸索著熟悉樂譜,經過一個學期的學習,蝶當久基本掌握了音樂樂理和發聲技巧。在高考那年,他不顧父母反對報考了貴州大學藝術學院。

  蝶當久父母都是當地歌師,兩人是靠對歌認識后來又走在一起的。“當時,他們分別是兩個寨子的歌師,都是經過Pk公認,由于不服氣,便約出來一決高下,誰知道后來慢慢地就有了感情。”父親的才思敏捷,編出來的歌詞也很押韻,就這樣母親被父親的才華所折服了。

  生長在苗寨,在同為苗歌“歌師”的父母影響下,蝶當久從小與苗歌結下了深厚的情緣,憑借天賦和后天的努力,讓這個大山里走出來的苗族歌王,一路過關斬將,在歌唱的道路上收獲了累累碩果。

  但誰曾想到,擁有著寬廣的音域,嗓音獨特且極具爆發力的蝶當久,最開始的人生規劃中,要走的并不是音樂這條路。

  “父親最初不同意我學唱歌,母親不反對也不贊成。在一次歌唱比賽我拿了第一,還得了50塊獎金,當時高興得不行。隨后我給自己留了10塊,把剩下的40塊都給了媽媽,母親高興地對我說,‘原來唱歌還能掙錢’。”后來我才知道,原來父母不想讓我走上音樂道路的原因,“他們覺得自己唱得那么好了都走不出大山,于是希望我能好好學習、改變命運。”而小的時候,父母幾乎很少教他唱歌,“我都是跟著隔壁的大哥哥、姐姐們游方唱歌。”

  高考時,憑借一首女生聲部高八度“我和我的祖國”,以84.5分的高分被貴州大學藝術學院錄取,“整個縣城都只有我一個考取,全省也只有40個。”談到過去,依舊掩飾不住蝶當久滿滿的自豪感。

  2014年8月,蝶當久獲得CCTV音樂頻道《爭奇斗艷—少數民族冠軍歌手爭霸賽》第二季苗族專場冠軍, 從此,“中國苗族歌王”稱號非他莫屬,破繭成蝶最終問鼎歌王榮耀,所有的努力都沒有白費。

  說到蝶當久,苗家人都會點頭稱贊,“知道,知道!‘苗族歌王'呀!”現在的蝶當久,在咱們黔東南可謂是家喻戶曉。

  回家與父對歌 徒弟勝過師傅

  當然,蝶當久的成長進步離不開父母的幫助與鼓勵,“唱歌就是要把聲音傳出大山,穿透大山,讓人聽見!”父親的鼓勵就像回聲一樣,總是會回蕩在耳旁。

  “每次回家,父親都會讓我交一份‘成績單’,看看我有沒有進步。父親這個考官還會親自上陣,跟我‘高音比拼’。以前覺得害羞,不敢在他們面前唱,現在覺得這樣的機會太少,隨著父母年紀越來越大,歌聲交流也變得越來越珍貴。現在可是,徒弟比師父還厲害了!”這樣的“考試”,對蝶當久來說既是較量又是學習。而他也明白父親的小心思,“父母都是比較傳統的苗族歌師,其實,在考驗的同時,他們更想聽聽我的發聲有沒有脫離苗族唱腔。”父母教會了蝶當久唱古歌,為的是讓古歌世世代代得到傳承。

  “有進步,繼續加油!”每次切磋后,父親的一句簡單鼓勵,就是最大的肯定,這讓蝶當久又多了一份堅持下去信心。

  “苗族是個大民族,民族文化音樂特別豐富,苗歌的發生特點也跟民族、美聲不太一樣。我嘗試著將摸索,將民族音樂通俗化,常年在外學習演出,父親也時常擔心我會隨大流而去。”切磋過后,也并沒有讓父親失望,反而還會得到一些寶貴的意見和建議。

  讓蝶當久記憶深刻的是14屆全國青歌賽,“那時,我還在山都文化館上班,期初的選拔名單有我的名字,但是由于個別原因錯過了選拔,后來經老師推薦才重拾機會。”聽完蝶當久的獨唱后,評委老師都認為這個后補“值”。

  “你們兩個是情侶嗎?一直拉著手。”參賽時,蝶當久和另一位男歌手組成了“游方組合”,由于太緊張,還被董卿老師調侃。

  唱到第二首,就不拉了。董卿又調侃道,“怎么有不拉了呢?”蝶當久靈機一動,“之前那首歌是情歌,所以拉手,這一首是贊美家鄉的,所以不能拉。”結果,“99.5分”,現場都沸騰了。

  “苗歌,不僅要自己民族人喜歡,還要讓外面的人聽過也喜歡。”如今的音樂之路,離不開父母的熏陶,也離不開自己的堅持。

  節目邀約不斷 情歌信手拈來

  “在貴州苗寨大山中就有這樣一位歌者,他把苗族情歌信手拈來,聲音充滿魔性,轉音技巧堪稱九曲十八彎。他就是有著‘苗族歌王’美譽的蝶當久……”5月5日,廣西衛視原創文化類電視欄目《民族文化》第一期,“苗族維塔斯”蝶當久帶你走進苗族情歌游方的世界。節目播出后,受到很好的反響,不少媒體采訪到他,都表示對黔東南文化很感情趣。

  “我跟廣西衛視合作好多年,在14年參加歌唱節目獲得總冠軍后,就經常受邀參加類似的民歌節目。”說來也巧,就在今年南寧民歌藝術節,蝶當久得知他們要開辦一檔有關民族文化的新欄目,在跟組里主創人員聊天時說到了咱們苗族文化,而不久后又恰逢姊妹節,“我跟他們介紹了一些家鄉文化,東方情人節姊妹節的由來故事、老人對歌等等。苗家的老人通過唱歌述說傳送經驗,在苗家姊妹節比過年還隆重……”有了“歌王”的宣傳,欄目組更想揭開這層“神秘面紗”,于是,節目第一期在臺江開拍了。

  沿著“苗族歌王”蝶當久的成長軌跡,導演組走進大山深處的苗族人家,體驗生活,了解當地節慶習俗、建筑藝術,講述蝶當久用民族音樂的力量,幫助山里娃成長成才的凡人義舉。“經過一個多星期的細致拍攝,他們把整個臺江姊妹節的活動都表現得淋漓盡致,除了有觀賞性,在文化內涵的傳播上也有很好的反響。作為廣西衛視的黃金欄目,這樣的傳播很難得。”但凡有機會,蝶當久都會通過自己的方式宣傳苗族文化。

  節目的中間,有一段是蝶當久在教苗族小姑娘唱歌、吹蘆笙,“唱歌就是要把聲音傳出大山,穿透大山,讓人聽見!”他把父親的說的話說給學生聽,希望苗歌能翻越大山讓更多人聽見。“作為苗歌的代表人物,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勤學苦練,引領更多苗族青年唱出鄉音鄉情,讓苗族文化飛歌四海。”傳承的任務還很重,蝶當久一直在路上。

  民族流行結合 傳承需要創新

  “苗家人民怎么那么幸福!”所到之處,蝶當久都能聽見人們對家鄉百姓的贊美聲,“你是怎么發生的”“怎么這么好聽”,所到之處也都受到觀眾的尊重與認可。“通過演唱游方歌,每個苗族青年男女都可以在游方坡上盡情戀愛,交流感情,以歌傳情,以歌會友,相互表達愛慕之意,尋求稱心如意的終身伴侶、生活的佳音……”歌聲可以傳情,歌聲可以傳意,歌聲可以讓人與人走得更近。

  都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,可是蝶當久卻有不一樣的看法。“苗寨里,很多小孩連苗話都不會說了,連本民族的語言都丟失了,拿什么去傳承?”苗族青年民族自信的缺失是蝶當久所擔心的。“沒有發展就無法成為主流,還是像以前那樣唱歌,太單調,年輕人都不喜歡了也就無法傳承。”能在保留的同時又有所發展,或許會有更多的人愿意去聽苗歌、唱苗歌。

  “如果一個民族只限于本民族自娛自樂的話,就目前的城鎮化進程,過不了幾年就會失傳,但是一個優秀的民族文化,除了本民族同胞不斷的提升自己,不斷多元化發展的同時,加上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的努力一起保護推廣傳承,最終能讓世界所了解、接受和喜愛。”他認為,只有年輕一代的孩子們喜歡了才有傳承的希望,這樣的民族音樂和文化才被世界所接受。

  作為苗族民歌非遺傳承人,蝶當久多次把苗族的音樂元素與現代流行音樂相結合進行改編創作,“我很珍惜去外面學習和接觸民族文化的機會,采風也是一種積累。由于語言地域性,把苗族音樂融入到流行音樂中去,變成主流音樂,這是我們需要去做的。”隨著父輩慢慢老去,蝶當久的緊迫感也越加強烈。“收集保存各地音樂,嘗試做各種音樂類型的改編。當我慢慢老去后,如果還有人喜歡聽苗族音樂,這也是我所希望能為苗族音樂做的事。”

  【相關鏈接】

  ?2010年榮獲第十四屆 CCTV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原生態組銅獎

  ?2013年參加“第六屆中國民歌大賽”榮獲金獎

  ?2014年榮獲CCTV《爭奇斗艷——少數民族冠軍歌手爭霸賽》奪冠,獲得“中國苗族歌王”稱號

  ?2018年登上央視春晚與苗族歌后演唱代表作《對歌對到日落》


莱特币官网是哪个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快乐十分统计器 pk10冠军四码规律破解 广西麻将规则 3d走势图最近2000期 七尾永久公式 赛车pk10苹果版本 悠悠广东麻将官方版 福利彩票快三下载安装 香港金多宝app下载